雪夜

少年啊,莫回头。

【荣方|楼诚】我们的前半生 03

安格尼斯:



《我们的前半生》衍生系列:


荣方篇: 01 02


(谭赵篇、凌李篇、庄季篇……待放出)


楼诚《我们的前半生》:


102 03040506、07080910


11121314151617181920


21222324252627282930


31323334353637383940


41424344454647484950


5152535455565758、正在预售


请猛戳 👉   预、售、链、接




03


第二天方孟韦一早醒来,神清气爽,房里已经不见荣石踪影,走到楼下自助早餐厅,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索杰一伙人的声响,定睛一看他们四个人的桌上摆满了吃食,服务员在那儿窃窃私语说他们从早上吃到现在,真是能吃。


他们几个见是小方来了纷纷起身,叫小少爷,弄得方孟韦有些面上挂不住,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叫他少爷,方孟韦赶紧叫他们坐下,问他们荣石去哪儿了,他们说荣大少一早就出去了。


方孟韦想着在希尔顿等荣石,可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荣石才回来,方孟韦问起对方个结巴支支吾吾的说不清,他的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

如是三天,一早不见人影,晚上等他睡了才进门,小方察觉到了荣石对他的刻意回避,他的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,他的婚姻似乎不会像想象中那么顺利。


三天后的早晨方孟韦睁眼醒来总算看到了荣石的身影,因为今天荣石要陪他回门。回完门他们就要启程回东北了,和掰着手指捱日子,期待返程抱娘子的荣石比起来,从小活动范围就没离开过江浙沪的方孟韦心里有点不情愿,于是又拖了两天,捱不过始终是要走。


离开吴侬细语,青瓦粉墙的江南水乡,去到那北风凛凛,白雪皑皑的林海雪原。




方孟韦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,心里颇有些明月何时照我还的凄凉。在这疙瘩地方,毛衣是没有办法御寒的,他被荣石塞在貂皮大衣里变成了一座小山雕,头上戴着大狗皮帽子,整个人就剩一张小脸蛋露在外面,原本就五官精致的他这么看着愈发显得标志。


荣石一行人下了火车之后,他就和方孟韦两人坐在军皮卡后面,狭小的空间里两人气息交融,却没怎么交流。


荣石看着方孟韦呵出的白气,看看窗外,憋了半天,憋出来一句,【你,累不?】


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,现在又颠吧颠吧的,方孟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麻木了,他使劲的点点头,累啊!


【就,就快到了!】荣石说着俯下身,把方孟韦的腿抱起搁在自己大腿上,给揉揉。




车子又开了一个多小时,窗外出现了穿军装的兵哥哥们,陆陆续续,方孟韦看着新奇,不一会儿就到了他们所住的军区大院,荣少将家是独栋的小楼,院子里堆着干柴,那小白楼装饰得喜气洋洋,门口挂着红灯笼,窗户上贴着大红的喜字,看着还不错,就是有点土。


方孟韦下了车一回头,他们家大院儿门口居然还有个岗哨站!嘿!还有人站岗!


再一回头小楼里呼啦啦跑出来好多人,为首一个漂亮妹子是荣石的妹妹荣意,后面跟着荣石的弟弟荣树,还有其他荣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十个婶婶一溜儿老爷们儿。


【哟!嫂子来啦!外面冷,快进屋!】


方孟韦被荣意一口嫂子叫得有些不好意思,跟前个个人都像看大熊猫一样看着他,别说他现在还真像一个熊,他这辈子还没穿过那么多衣服,被裹得像个粽子,手脚都不灵活了。


有礼貌的方孟韦心里腹诽荣石不给自己解围,因为不知道怎么叫人,只能对着眼前一个个亲戚傻笑,一边傻笑一边往里走,被簇拥着挪动起来感觉自己像个企鹅,腿边还围着孩子,方孟韦不忘掏口袋给发糖,这一下子行动不便,脚底一滑,摔了个四仰八叉。


荣石见了赶紧蹲下身给一把打横抱起,方孟韦羞得满脸通红,大红脸蛋喜气洋洋,四周的人纷纷起哄抱新娘子进屋。


方孟韦拽着荣石的大皮领子小声抗议,【你,你,快放我下来!】


荣石当没听见,给抱进了屋,一路抱到炕上。




原本穿着白毛衣灯芯绒长裤,头发梳得锃亮的上海奶油小开,换上了花棉裤,花棉袄,一头软毛被狗皮帽子压成了塔菜,还来不及捣扯自己就被荣石拉着见各种亲眷。


方孟韦以为他们口中的军区大院就是一个大院子,可没想到这“院子”居然那么大,他们家小楼只是院子边缘的一座独栋,这两日院子里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不带重样儿的,各种军种,各种军衔,各种男女老少,大伯大爷……都来看他这个稀罕的上海小少爷。


荣石倒也体贴,知道他不喝酒不抽烟,都替他挡着。


别人开始嘀咕上海小少爷可傲气,长得嫩生儿,光脸蛋好看,敬酒不喝,给烟不抽,吃饭也不同桌,让人给拿上楼开小灶,摆明了是看不起我们……种种闲言碎语让荣石面上有些难堪。


疏不知小少爷心里却仍然不满意,荣石一身军装帅气逼人,自己一身棉袄土不拉叽,心里后悔怎么就没把自己的警服给带来。可转念一想,这里的人个个儿都高大,他那警服一穿就成院子里的麻杆儿了……


起初两日还好,到了第三日方孟韦就倦了,外面院子冷,便不想出门迎客。荣石见小少爷拉脸子了也没办法,可客人来了都是来看新娘子,总得让人见见。


【我哪儿知道你们乡下人结个婚要那么多天!累都累死了!】方孟韦少爷脾气压不住,一回房间就发了出来。


荣石知道在上海人眼里,全国各地除了上海都是乡下,但方孟韦这么说他让他心里很不高兴,谁也不愿意被自己的另一半这么埋汰。


【你看看下面那些人,一锅锅的吃,饭碗比脸盆大,像吃猪食一样!那是什么呀,一个饼飞过去头上能砸一个包!】


荣石瞥见桌子上那堆瓶瓶罐罐,他知道程小云怕方孟韦吃不惯,临走前特地准备了一小包东西,里面是榨菜腐乳萝卜干咸鸭蛋。所幸这里的大米是方孟韦目前觉得唯一值得表扬的,能入口的东西,这几日方孟韦特地叫人只端饭上楼,自己再泡泡开水,偷偷躲在房间里吃泡饭。家里人怕怠慢了小方少爷都跟他汇报,荣石都知道,只是不说。


【我反正不要下楼……我能在床上待一天……】


方孟韦嘀咕着爬上炕,这是他最爱待的地方。外面冰天雪地,屋里春暖花开,尤其是这个炕床,真是太美好了!窝在上面披着棉衣,泡一杯茶,看书读报赏雪花飘飘,想风思月享惬意人生。上海的冬天冰冷刺骨,上床起床都要靠勇气和毅力,冰冷的被窝两个热水袋都捂不暖。


这个炕,嗲!嗲得不得了!如果能搬一个回上海就好了……


荣石心想,小少爷这是爱整事儿?在床上待一天好是好,但是……


【中,中午,首长来!】


荣石心里可喜欢方孟韦,看到他就紧张,一紧张说话就结巴,嘴笨,不知道怎么哄,方孟韦不答应,他站在门口也不离开。


方孟韦见大狼狗蹲门,自是知道对方意思,中午首长要来,怎么也得下去迎一迎。荣石今天穿的貂皮大衣,他瞥见荣石挂在旁边的军装,有点不情愿的点了点头,说道【可以是可以,但我中午下去了,晚上我就不下去了!】


可晚上也有客人要来,那怎么行?!荣石一脸着急。


方孟韦轻哼一声,一副你不答应我连中午都不下去,我就赖在炕上,看你能拿我怎么办!


荣石一想,也好,今天洞房花烛夜,白天不能累着小少爷,便点头答应了。


【你答应了?】方孟韦惊喜的问道。


【嗯!行!】


【那好!你先下去,我一会儿就下来!】


荣石一走,方孟韦就一咕噜爬起来,脱了棉袄,蹬了棉裤,拿起荣石的军装。




荣石对于“一会儿”的标准是五分钟,作为军人他的脑内自带闹钟,方孟韦叫他下去,他就在楼下站了五分钟,五分钟一到,铃响,他就转身上楼。


荣石的军装明显比方孟韦大了两个号,他敞着上衣,裤子刚拉起来又掉下,堆在脚边,他扣好扣子拿着武装带折腾了半天,突然背后的门响了。


荣石一开门就看到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,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只见眼前的小少爷穿着他的军装便服,慌乱的拉起裤子背对着他一边扣裤门儿一边嚷嚷着【不是让你等一会儿吗!】脸蛋通红。可刚扣完手一松,裤子又掉了,这回卡在了pp中间,露出半个纯棉白内裤包裹着的肉蛋。


荣石只觉夸下一紧,他哑着声音问道【你在干嘛?】


原本想闪亮登场,却不想被抓包偷穿军装,方孟韦瞪着眼睛色厉内荏的吼道【你瞎啊!没看见我在穿衣服吗!】


荣石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见方孟韦还在捯饬,手忙脚乱的裤子都来不及提,他好心的拿了一条皮带,替对方束好,衣服整理好,皮靴拉上腿,英姿飒爽的小方少爷瞬间热乎出炉,一脸得意的样子看得荣石移不开眼。


【好,看!】


小少爷马上赏了他一个照耀十万八千里的阳光笑容,荣石对他愈发迷恋,怕他冻着,脱下自己的貂皮大衣给小方披上,小方一脸嫌弃,不要。荣石赶紧又拿了一件风衣,小方这才肯披着。


有了军装的心里加持,外面的寒冷瞬间被抛到了脑后,可身子骨到底经不起北风呼啸,迎完首长,方孟韦便跺着脚喊着冷死了冷死了,逃回房间,一回房间就爬上炕,窝被子里,再也不愿出来。


荣石看着他那样儿,心里欢喜得紧,忍不住看向墙上的钟,掰着手指数着时辰,期待着夜晚的快点到来。


【那你,好,好休息!】


小方摆摆手,让大狼狗退下。


tbc


楼诚《我们的前半生》正在预售 👉   预、售、链、接


10月20日左右发货!!!

评论

热度(500)

  1. 雪夜安格尼斯 转载了此文字